通车

修仙不如玩基建 退戈 4769字 2020-12-14 15:17

  

  逐晨回来时, 就看见阿秃呱唧乱叫地在朝闻里疯跑。周围跟起了沙尘暴似的,全是它那对爪子扬起来的灰,让天空变得雾蒙蒙的一片。

  逐晨心里咯噔一下, 暗道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鸟为食亡, 鸡为果疯。

  她叫了声:“阿秃,你别跑了!”

  阿秃见她回来, 顿了顿,掉头冲向她。那展翅俯冲的姿势,跟要起飞一样。

  逐晨惊悚, 以为它是准备迁怒,随后就听清它嘴里那一大串乱七八糟的呼喊。

  “神迹!这是神迹!”

  “我种出来的!”

  “是我救活的!我是最厉害的黑雏鸡!”

  “连水也不记得浇,差点你就害死我的果儿了!”

  “你要是好好求求我, 我也可以勉强分你一两个!”

  逐晨:“??”

  黑雏鸡到了她身边,围着她打转,双脚跟跳大神似的,但果然没伤害她。

  风长吟挠头问:“阿秃这是怎么了?吃错东西了?”

  逐晨说:“我知道才有鬼。它最近精神状态挺不稳定的。”

  赵故台从田里跑出来,拎着个水桶,远远地挥臂大喊道:“仙君,仙君你种的树发芽了!”

  阿秃仰天大笑:****!

  逐晨:“真的?!”

  赵故台用手指比了比,说:“发了个很小很小的芽, 但确实是发芽了。我也不晓得能不能浇水,就等着你回来看看呢!”

  逐晨连忙跑过去,她身后其余人也跟了过来, 想知道朝闻这地方是不是真的能种植。

  逐晨蹲到地上, 顺着赵故台所指的方向看去, 寻找那代表希望的小芽。

  这彤果的生命力还挺顽强,一个下午的时间, 那朵脆弱的叶片,已经从小拇指指甲盖的大小,长到了大拇指指甲盖的大小。

  赵故台激动地比划着,告诉她这叶子变大了多少,是切实在复苏而不是回光返照。

  逐晨当然知道这不是回光返照,否则它返照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孟婆汤都得凉了。逐晨又在别处的枝干上找了找,发现有几株也出现了米粒般大小的叶苞,明天应该就能抽出来。

  这都怎么回事呀,原来孕育生命是这么个滋味?逐晨感觉心头跟一百只阿秃在乱撞似的,都是她打下来的江山啊。

  阿秃见那么多人围着自己的果子,有些着急,怕他们粗手粗脚伤到了果子,用翅膀将他们推攘开去,眼中的嫌弃可谓活灵活现。

  众人正在为这些崭新的生命觉得高兴,没有在意,只打趣了句:“**,我人生中,还是第一次被一只鸡给嫌弃了。”

  逐晨也笑,幸福的泪水快从嘴角淌下来。

  阿秃实现果子自由,她就能实现羽绒自由。羽绒自由之后,就能实现财富自由。四舍五入就是称霸世界。

  阿晨狂喜。

  黑雏鸡再次大叫。

  它的意思是,逐晨这农田的位置选得太远太偏了,彤果结出之后会发出奇香,可能会吸引魔界的生物前来偷吃,那它的果子就不安全了。

  阿秃催促她指派几十个保镖守在农田的每一个边角,为彤果保驾护航。

  逐晨心说这只鸡患得患失的心态离真疯也不远了,装作没有听懂,让人帮忙在附近围个篱笆,平时不要随意靠近。

  张识文等人应了,准备去折些细长木板过来,在周围搭几排栏杆。

  既然有了种植的可能,那产量肯定是要扩大的。虽然目前还没有植物繁殖的条件,但地可以先开垦起来。到时候红艳艳的一片果园,绝对能成为附近最靓丽的风景。

  风长吟用剑在周围划出各种小方块,钦定为种植园区,下一步开发重点就是这里了。

  逐晨趁着阿秃不注意,挑了一株还没长苞的彤果,把土给挖开,研究它们起死回生的原因。

  等往下挖了半米还没挖到根部尽头的时候,逐晨终于确定,这彤果的生命力其实极其顽强,它们根系十分发达,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已经重新驻扎好根部,深深往地下蔓延。

  只是因为营养不够,又缺水,它们暂时放弃了地面上的枝叶成长,才会出现大幅枯萎的假死现象。

  还好他们没有放弃浇水,否则这批苗就真要死了。

  ――是阿秃的爱拯救了它们。

  逐晨弄清原委,有些哭笑不得。

  她赶紧把土盖回去,又小心挖开另外几株控制过变量的彤果。

  经过各方数据对比分析,逐晨确定,用魔界土壤种植,以及浇过梧桐木水的几株彤果,根系要比别的植株发达一点,坏死的根须也少上很多,开叶苞的速度更是最快的。

  她猜测,这种植物的营养有一部分可能是来自于魔气。

  在魔界的时候,魔气丰沛,它们就长得茂盛,到了朝闻,它们只能依靠不断散开的根须来保证能量,因此就变得矮小萎靡。而被梧桐木装过的水,一定程度上能弥补这种能量。

  可是因为才刚刚移栽,逐晨不敢浇太多水,反而导致它们被迫营养不良。

  想明白后,逐晨连忙去挑了几桶水,往下浇透。又找来剪刀,把已经彻底枯死的部分剪断,好方便它们抽枝。

  到了第二天,果然,农田里开始出现明显的绿色。八成以上的彤果开出了新的叶苞,长得比较快的几株,新枝都有两个指节那么长了。

  那些脆嫩的叶子,跟刚打完盹儿的孩子似的,快速向上抽生,朝气蓬勃。

  它们俨然成了朝闻的新团宠。百姓们早起第一件事,就是过来看一眼新苗,而后带着大好的心情,开始一天的劳作。到了浇水的时间,甚至有人争抢着要来帮忙。

  逐晨还发现,之前扦插下去,已经死了的硬枝,也开始生根了,只是速度比较慢。

  这样看来,彤果是能用扦插方式来进行繁殖的。这可是个大利好消息,她的万亩良田不再是梦。

  与此同时,逐晨的公交车道也快修好了。

  这条车道修士们做得非常用心,虽然中途出了个小小的意外,但好在补救及时,无伤大雅。

  车道修得平坦又宽阔。逐晨开着之前组装好的简易小木车在上面跑了一遍,体验上佳,没感受到太大的颠簸。

  她的小木车一共装了六个轮子,前二后四,这样车厢能稍微加长一点,扩大载客量。

  其实,她主要是对小木车的质量没有信心,就参照重型车的模型,多装几个轮子稍微分担一下车体重量,稳定重心,避免翻车。

  正式使用的时候,再往底部铺一层稻草或棉花,就可以进一步避震,加强行车舒适度。完美。

  然而逐晨还不想马上通车,通车后说不定会有余渊的百姓前来参观。他们这里还没做好接待的准备,到时候丢了面子就不好了。

  众人不是很能理解她这种扭捏的心态,但依旧按照她的吩咐,稍稍布置了一下朝闻。在两天之后,才宣布公交车服务,正式启动。

  这天早上,当余渊的修士们被召集到公交车起点站的时候,他们的内心是复杂的。

  虽然之前就隐隐有过猜测,逐晨会让他们来当牛做马,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还是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受。

  逐晨安慰他们说:“为人民服务嘛,大家会铭记你们的贡献的。你们来帮忙,大家感谢你们还来不及,怎么会瞧不起你们呢?”

  可不是?放不下自尊心的,不就是他们自己吗?

  如果是刚来朝闻的时候,他们肯定不会同意,但经过了这么多天的朝夕相处,修士们差不多都看开了。

  拉车就拉车吧,他们已经挖过土修过路伐过木,还在乎多加一条拉车?

  何况朝闻的百姓一直对他们很亲善,相熟了之后,经常给他们送水送粥。如果这时候还自恃清高,反而有点说不过去了。

  哦,不得不提一句,他们朝闻的水可真是太好喝了。多喝两碗感觉都能沉醉。

  逐晨说:“以后大家都会轮到的,今天就先抽签吧。”

  逐晨原定的计划是,一天开设三趟班车。早上九点、中午十二点,以及晚上六点。人多加班次,人少直接取消,这样不会太累。

  众人没什么异议,上前依次抽了号码牌,并按照数字安排好班次。

  赵故台和施鸿词因无法再御剑,暂时不能参与。逐晨将他们编入了黑雏鸡的运送队伍,给一些想胆大的乘客一个体验刺激机会。

  可惜最近阿秃一直守在农田边上寸步不离,她的这个计划被迫流产。

  抽到一二号的修士,上前将几根绳子缠在自己的佩剑上,顶着前方的车架,不疾不徐地朝前行驶。

  逐晨在后面指挥:“慢一点慢一点,小心把车跑散架了。咱们不急的。”

  风不夜出来看了眼,对用剑拉车的行为表示了稍稍的困惑,但没说什么,转身去了魔界。

  

  而此时,余渊的百姓,早早就等在了城门口,想趁着今天的机会,去传说中的朝闻看一眼。

  本来余渊百姓是不能随意进出城门的,但逐晨单方面和余渊宗打了声招呼,守城的修士自然不敢阻拦。

  众人换上了最新的衣服,背上带了些干粮,七嘴八舌地等在路边。就见一辆绑着红丝带木车从走道尽头出现,带着滚滚车轮停在站牌下方。

  “上车了!”车头前的修士照着逐晨的叮嘱喊了声,“免费公车,浏览朝闻。人满开车,过时不候!”

  这车看着还挺高端,当然更高端的是拉车人。

  百姓们挎着包袱怔在当场,都没反应过来。

  大家坐过的最好的车,一般也就是牛车或驴车,马车那是很昂贵的,没想到现在竟然直接坐上了修士车。

  这……何德何能啊?

  朝闻的百姓未免太奢侈了一点。

  两位青年见他们不动,又提醒一声,前排百姓如梦初醒,争抢着上前,按照顺序,坐满了木车。

  没能挤上去的人羡慕道:“敢问几位道长,这车还有吗?”

  修士低头整理长绳,随手指了指站牌,又想起这里多数人根本不识字,解释道:“有的,等将人送到,这车就返回来。你们先进去休息着等吧,还需要一个时辰左右。以后每日这个时间,都会有车过来,不用心急。”

  众人笑着点头,退回到安全的位置。

  他们决定继续等待,单就是坐一坐修士们拉的木车,这辈子也算值了!

  木车沿着大道,逐渐远离城门。

  乘客原先还有些局促,手里紧紧抱着包袱,盯着自己的鞋尖不敢出声。

  到后来,前头两个开车的修士开始互相聊天了,他们也不由放松下来。

  被风迎面吹拂着脸庞的感觉很舒服,因为如今正是秋季,天气不冷不热,晨风温柔和煦。

  一人动动鼻子,赞叹道:“真是香啊。”

  之前的树没栽成,后来就换了。

  修士们铲了不少野花过来,栽在路边,再就是桂树槐树一类。

  这个季节,桂花还开着,虽然抖落了不少,但空气里仍有淡淡的芳香。

  “是香,好久没这样舒服了。”

  “这车开得快,还不咯人,可太好了。”

  “以后朝闻余渊两地走,也是方便。住在哪儿,差别似乎不大。”

  “几位道长如今不就是这样的吗?”

  修士们闻言回头看了眼,众人连忙噤声,以为是惊扰了他们。

  两位青年和善笑了笑,主动搭腔说:“现下是秋高气爽,可到了冬天就冷了。不过逐晨道友有办法,她能施法挡着那些寒风,搭车也不会觉得太冷。”

  众人惊道:“那位道长如此厉害?”

  青年点头:“要说厉害,那自然厉害。他们是出自朴风宗,朴风宗乃天下第一宗门,是我等向往所在,不可同日而语。”

  众人似懂非懂地赞叹。连修士都这样讲,那必然是顶了不起的人物了。

  随后他们又觉得这些修士来过朝闻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多了两分平易近人与慈眉善目。在余渊,可没有道长肯这样同他们闲聊。

  一人大着胆子说道:“烦请问道长,为何会来拉车呢?”

  “逐晨道友喊我们来帮忙,那就帮忙呗。”那修士已经释怀,说得也坦然,“不算什么事儿,她还在朝闻种地呢。”

  众人大惊:“啊?修士也要种地啊?”

  另外一人不禁笑出声来,说道:“她不仅种地,她还养鸡呢。”

  “养鸡?”众人奇怪道,“朝闻能种地养鸡吗?”

  青年:“唔……倒不是普通的地,也不是普通的鸡。那鸡你们先前可能见过。”

  百姓明白了:“原来是神兽啊!”

  把神兽拿来当鸡养,不愧是它,朝闻!

  两位修士说着说着,都隐约觉得朝闻比余渊要好了。他们甩了甩头,赶紧将这危险的想法压下。

  “没什么,到地方你们就知道了。逐晨道友今天弄了个什么烧烤大会,你们许会喜欢。”

  车辆很快在公交车终点站停下。

  

举报
目录
设置
书架
书页

设置

  • 阅读主题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 18
打赏
月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