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小三抓小四...)

争霸文里的娇软美人 笑佳人 3588字 2021-1-11 14:27

  小阳台上,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在沈穆讽刺的目光下,盛晴岚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忽然她转身, 跑过来扑在舒宁的怀里大哭起来:“盈盈, 修远可能有别的女人了,我出国之前他就与医院里的一个实习生频繁暧昧, 今晚他不在医院也不在家里,肯定是跟那个实习生在一起,呜呜呜……”

  盛晴岚这一天过得真的很难。

  长途飞行就够累了,打扮得漂漂亮亮到了医院发现陆修远不在, 电话打不通, 跑到这边还闹了一场乌龙自取其辱,盛晴岚从来没有如此狼狈不堪过。

  这时她终于记起了林盈盈的善良与大度, 悲伤之下, 盛晴岚急需一份温柔的安抚。

  而且,林盈盈与她有相同的经历, 更能理解她现在的心情。

  舒宁:……

  她开始怀疑盛晴岚到底是脸皮太厚, 还是情商太低, 居然好意思跟她告陆修远疑似劈腿的状。

  被迫支撑着盛晴岚的一部分体重, 舒宁僵硬地看向阳台角落的沈穆。

  她乖软好欺, 沈穆没有那个好脾气, 沉着脸走过来, 一手扯开盛晴岚, 一手将舒宁拉到身后,冷声对盛晴岚道:“陆医生的人品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他可以为了你背叛盈盈,自然也可以为了实习生背叛你, 你在这里哭哭啼啼,不如去找陆医生对峙,也许那个实习生与陆医生搅合到一起,也是出于一些迫不得已的客观原因。”

  他字字都是讽刺,盛晴岚低着脑袋,哭得更厉害了。

  舒宁不想听她哭,从沈穆后面走出来,抽了两张纸巾递给盛晴岚,熟练地开启莲言莲语模式:“晴岚姐姐你别哭,修远哥哥跟我说过齐医生的事,其实他们俩只是同事关系,因为齐医生的哥哥……齐医生原来的地方不能住了,修远哥哥送她去了凯丽酒店,就在附近,不知道搬走没有,不信你去问问齐医生,修远哥哥绝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盛晴岚心里浮起一丝希望,也许她真的误会修远了。

  “谢谢你盈盈,你真好,我,我对不起你。”泪水止住,盛晴岚惭愧地向面前的女孩道歉,林盈盈这么美好,自己竟然猜疑她还想抢回修远。

  舒宁浅笑:“都是过去的事了,晴岚姐姐不用在意。”

  盛晴岚点点头,去卫生间洗脸补妆,这就准备去凯丽酒店了。

  舒宁将她送到门口,沈穆并没有出来。

  盛晴岚站在门外,离开之前,她看了眼卧室那边,犹豫地问舒宁:“你跟沈穆……”

  舒宁苦笑着澄清道:“他在追求我,刚刚正要走,你就来了,我怕你误会才让他去了阳台。”

  盛晴岚一脸吃惊:“那你答应他了?”

  舒宁摇摇头。

  盛晴岚松了口气,压低声音道:“他这种人,都是随便玩玩的,你千万别当真。”

  舒宁:“嗯,我知道,谢谢晴岚姐姐。”

  盛晴岚急着去找陆修远,道别,撑起伞冲进了雨幕。

  舒宁刚要关门,想到里面还有个大反派,便虚掩上门,微微提高声音喊他:“你可以走了。”

  沈穆慢慢地走了出来。

  舒宁重新打开门,人躲在门板后面,充满防御的姿势。

  沈穆停在玄关柜旁,双手抱臂往柜子上一靠,探究地打量她:“你真的相信陆修远与齐医生是单纯的同事关系?”

  舒宁装傻:“不然呢?”

  如果是在今天以前,沈穆可能会信她,但今晚连他都被这个看似乖软的大学生诈了一道,沈穆忽然怀疑,在陆修远的事情上,她并没有表现地那么天真。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她真把陆修远当哥哥了,亲哥哥,所以才无条件地维护对方。

  “傻。”沈穆故意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舒宁忍,只用眼神示意他快出去。

  沈穆确实想走的,被盛晴岚一打扰,沈穆忽然想起一件事:“陈啸已经回别墅了,这种天气开过来至少要一个小时,你不是要我在雨里站一小时吧?”

  舒宁咬牙:“小区旁边有家咖啡馆,你可以去那里等。”

  沈穆看向她家的客厅:“你这里更舒服。”

  舒宁生气了:“你到底走不走?”

  沈穆清冽的目光,渐渐从她的眼睛移到了她红润的嘴唇上。

  这已经不是暗示,是赤.裸裸的明示了。

  舒宁脸色涨红,只恨现在没地方可以躲。

  此时的她就像一块儿美味诱.人的夜间甜点,沈穆喉结滚动,只需要往前跨两步,就能将她禁锢在门后的角落,肆意品尝。

  “如果我现在亲你,你只能乖乖给我亲,是不是?”沈穆调整了一下两条腿的位置,换成左小腿搭在右小腿上,一边低声问,一边看她受惊地往门板后面缩。

  “你答应会听我的话,才过去几分钟,这就不算数了吗?”舒宁抱着一丝希望问,希望他讲点信用。

  沈穆点头:“是,我答应过,我的意思是,我明明可以强迫你,但如果我听你的,马上离开,你是不是该奖励我点什么?”

  舒宁只求他快走:“你想要什么奖励?”

  沈穆笑道:“明天圣诞节,我要你送我一份礼物,你亲手做的礼物,不能太敷衍。”

  舒宁不满道:“你这是强迫我送礼。”

  沈穆挑眉:“强迫你送礼,强迫你接.吻,你自己选。”

  舒宁根本就没的选,只能答应会送他礼物。

  沈穆满意了,走出门外,但手还扶着门框,看着正要关门的舒宁笑:“明晚请你吃饭,记得带上礼物。”

  舒宁丢他一把伞,趁他接的时候嘭地关了门。

  门外传来他的警告:“如果礼物不够诚意,我会要你补偿。”

  至于他要什么补偿,不言而喻。

  为了不给大反派亲她的理由,舒宁洗澡的时候都在琢磨要送什么礼物,只有明天白天的准备时间……画幅画给他吧,就当练习作图了。

  .

  凯丽酒店。

  盛晴岚走下出租车,披着风衣妆容精致地来到了酒店前台,微笑着向前台小姐打听齐雨薇是否住在这里,并自我介绍是齐医生的律师,今晚特意从外地赶过来,要帮助齐医生解决一件麻烦,只是她手机没电关机了,忘了齐雨薇住在哪个房间。

  她是那么的优雅美丽,前台小姐毫无怀疑,而且之前齐女士入住时就强调过,如果有男人找她,一概不理。

  看来这位盛小姐就是要替齐女士解决那些男人的帮手。

  前台小姐热心地提供了齐雨薇的房间号。

  盛晴岚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走进电梯,来到五楼,再哒哒哒地走出电梯,前往319号客房。

  酒店的隔音做的很好,盛晴岚站在客房门外,里面什么也听不到。

  她再次给陆修远打电话,仍然提示对方已关机。

  盛晴岚就开始敲门。

  晚上九点半了,客房里面的大床上,陆修远已经与齐雨薇开始了第二轮。第一轮时齐雨薇大病初愈意识并不是太清楚,当然陆修远也不是趁人之危故意要睡她,两人都是受了金手指的副作用,但第二轮的进展就有点主观性了。

  突然传来敲门声,陆修远与齐雨薇不约而同地停止了一切动作。

  齐雨薇很害怕:“是不是我哥哥找上来了?”

  陆修远鬼使神差地想到了盛晴岚,但岚儿说过要下个月回来,所以陆修远排除了这个可能。

  敲门声还在继续,敲的很重很不礼貌,也不可能是盈盈或酒店服务人员,那么,真的应该是齐雨薇的哥哥,以及那位贪图齐雨薇美色的暴发户未婚夫。

  想到这里,陆修远对瑟瑟发抖的齐雨薇道:“别怕,是他们更好,现在你跟我在一起,他们也可以彻底死心了。”

  齐雨薇神色痛苦:“都怪我连累了你。”

  陆修远眼底也掠过一抹复杂,事情变成现在这样,他同样对不起岚儿,好在岚儿不是盈盈,岚儿一开始就说过,她不介意与别人分享他,等岚儿了解雨薇了,知道雨薇不是那种故意勾引他的心机女人,一定能接受这件事的。

  安抚地亲.亲额头还发烫的齐雨薇,陆修远颇为不舍地从齐雨薇身上离开了。

  齐雨薇只觉得怅然若失,察觉陆修远看了过来,她又羞涩地躲进了被子。

  陆修远先穿好裤子衬衫,等齐雨薇扭扭捏捏地也穿好了,陆修远才沉下脸,以齐雨薇新任男友的身份走到门前,气势凛然地打开。

  然而门外没有齐雨薇的哥哥,没有齐雨薇的暴发户未婚夫,只有一个穿得单薄脸都冻白了的盛晴岚。

  陆修远脸色大变:“岚儿?”

  看清他的瞬间,盛晴岚所有的希望都如坠地的玻璃摔得粉碎,眼泪决堤,她一把推开想要拦住她的陆修远,大步走进了客房。

  客房里躲着一个长发凌乱满脸潮.红的女人,中间的大床上残留着男女欢.爱的痕迹,盛晴岚颤抖着扯开被子,雪白的床单中间赫然染了一抹刺眼的红。

  “盛小姐,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齐雨薇哭着走过来解释道。

  盛晴岚什么都没说,一巴掌扇了过去,打得齐雨薇跌到了床上。

  “你怎么打人?”陆修远知道齐雨薇现在有多虚弱,关上门赶过来,想要扶起倒在床上呜呜哭的齐雨薇。

  这个动作更加刺激了盛晴岚,被男朋友背叛的痛苦席卷了她,盛晴岚忘了自己身为大小姐、芭蕾舞天才的优雅,抡起手提包重重地砸起陆修远的后背来:“陆修远,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对得起我吗,你说过你跟她只是同事关系,你怎么能骗我?”

  她一边哭一边砸,陆修远只是牢牢地护着身下无辜的齐雨薇,咬牙承受这一切。

  错了就是错了,他无话可辩。

举报
目录
设置
书架
书页

设置

  • 阅读主题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 18
打赏
月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