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先给全款,再办事。...)

职业替身,时薪十万 渊爻 3666字 2021-1-11 09:53

  宋时遇失去意识时, 觉得自己可能熬不过这一关。

  等他再度醒来,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

  庆幸和痛苦瞬间再次交织:他还活在这个有纪繁音存在的世界里。

  宋时遇勉强地转头往床边看去, 守在床边的是他的母亲。

  而他的父亲靠在床头的那张陪护椅上睡觉,神情看起来有些疲惫。

  “你醒了!”宋母惊喜地扑到床前,弯腰去摸宋时遇的额头,眼眶瞬间就红了,“你这孩子,工作也不用那么拼,家里差你赚钱?你年纪轻轻,一条命差点就拼没了!爸爸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孩子,如果你没了, 我和你爸爸怎么活啊!”

  宋母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

  宋时遇虚弱地握了握她的手。

  床边只有他的父母……当然别的也没什么好奢望的。

  宋母擦了把眼泪又去按呼叫铃, 等医生赶来将一套检查都做完,说暂时没什么问题, 她才安心下来,询问宋时遇究竟怎么回事。

  “公司缺钱的话, 问家里要就好了呀。”她拍着宋时=醋=溜=儿=文=学=首=发=遇的手臂, “有什么比性命更重要?什么都不值得你拿命去拼的。”

  宋时遇有点恍惚。

  他想起纪繁音曾经对他说“喜欢你的那个纪繁音已经死了”,这句话的份量他当时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沉甸甸地比泰山还要压人。

  纪繁音是不是也曾经愿意拿命来拼他的喜欢?

  可那都是回不去的事情了。

  ……

  纪繁音光知道宋时遇大概率会去酗酒, 但没想到再一次见到他居然是在社会新闻上。

  湖城一男子因熬夜工作加饮酒过量险些猝死, 据记者调查得知, 该男子白手起家创业, 是他人眼中优秀的青年才俊,为人谦和, 事业有成……

  纪繁音看了一半的新闻报道就把手机放下了。

  人都快死了,哪怕是营销号也会在嘴上留点道德。

  不过“险些猝死”, 意思就是宋时遇还没死,也算他命大。

  “是他助理行动得及时。”章凝知道不少内部消息,“他晕过去前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还好是打通的,助理立刻叫了救护车,救护车到时还有气,一顿抢救过来了,不过听说可能有后遗症。”

  纪繁音随口问:“什么后遗症?”

  章凝挤挤眼睛:“他把公司都扔下被爸妈接回家了,总归不是什么小毛病。”

  “哦。”纪繁音打开手机开始看回家进度。

  宋时遇也就罢了,厉宵行和纪欣欣那边的剧情看起来仍然很精彩。

  “宋时遇那个合伙人我记得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宋时遇这次回家养病,等养好了回来,公司说不定都换了个名字。”章凝吃瓜非常全面专业,“哦,不过有人大概比他的公司先倒闭。”

  纪繁音抬眼:“谁的?”

  ――那当然是纪父纪母的。

  他们都病急乱投医到纪繁音这里来了,绝望之情可见一斑。

  在从两个女儿那头都得不到帮助、再因为进局子上了社会新闻更借不到钱以后,纪父没两天就不得不卖了现在住的豪宅,把家里雇佣的保洁园丁等等全数解雇,卖了多余的房产和三辆车,公司裁员三分之二,才勉强将公司保了下来。

  夫妻俩现在住在一套九十平的小区房里,纪母也当不了全职太太,凡事都得自己经手。

  纪繁音觉得就算如此他们的公司也只是再多苟活几天而已,很快就会死了。

  说到底,纪父这个人只有小聪明,没有经营的头脑。

  有人一直帮他、告诉他该怎么做,他就勉勉强强地经营下去;没人给他当龙头,他自己就只有乱撞一气。

  偏偏这么个三脚猫的脾气和眼睛还高得很,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想靠着嫁女儿升阶级。

  纪繁音摇摇头。

  如果大女儿顺顺利利地活着做了科研,那其实升阶级也是迟早的事,不过没必要叫纪父纪母知道。

  他们有个破产的结局就行了。

  ……

  没过几天,工作室来了客人。

  纪繁音本来正在片场盯一部刚开拍的电影,电话还是沈戚从工作室拨给她的。

  接完电话纪繁音当即就往回开车了。

  因为来的人是厉明月。

  厉明月亲自前来而不是只打个电话,诚意已经摆得挺足了。

  考虑到她是为数不多知道纪繁音真实身份的人,厉明月或许也是厉家唯一适合来和纪繁音谈交易的人。

  什么交易?

  那当然是和厉宵行有关的了。

  在工作室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厉明月见到纪繁音便站起身来:“好久不见了。”

  纪繁音和厉明月握了下手,扫过她的脸色,笑道:“保重身体,有心绞痛的话得立刻去医院看看。”

  “宋时遇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厉明月一下就理解了纪繁音话里的意思,“抱歉,关于你的事情我多打听了一些。”

  “理解。”纪繁音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示意厉明月坐。

  “宋时遇也知道你是谁吗?”厉明月不禁问道。

  “他不知道。”纪繁音摇头。

  宋时遇当然是不知道的好。

  宋时遇和白昼两个人跟厉宵行不一样,这两个人都和从前的“纪繁音”有过负面的交集,又对现在的她产生感情。

  从前的负面感情和现在的正面感情一旦被分离,他们就不会那么痛苦懊悔了。

  要是宋时遇知道现在和以前的纪繁音不是同一个人,他指不定还会松口气觉得没那么痛苦。

  而厉宵行对从前的“纪繁音”抱的应该本来就是愧疚和执念,那就得反过来让他意识到,他要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你还区别对待。”厉明月半开玩笑。

  “效益最大化嘛。”纪繁音也和她开了个玩笑回去。

  两个人都不爱讲废话,开场到这儿就差不多了。

  厉明月将双手放在腿上,问:我能抽支烟吗?”

  纪繁音比了个请的手势:“本来我办公室里是禁止抽烟的。不过男人不行,女士有特权。”

  厉明月笑了笑,她抽出一根烟夹在指间,掏出精致打火机点燃烟头:“听见我来找你的时候,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

  纪繁音闲适地将十指交叉:“让我猜猜……厉家想让我帮厉宵行恢复身体行动能力?”

  “对。”厉明月侧头将烟吐到旁边,然后才接着说,“我听范特助说我哥之前给你打钱很爽快,其实我也是个打钱很爽快的人。”

  纪繁音笑了起来,不置可否地:“嗯。”

  厉明月将一份病历的复印件放到纪繁音面前:“这是我哥的病历,你可以先看看。”

  虽然已经听章凝说过几次八卦,但看诊断书的感觉又不太一样了。

  纪繁音将几大名医的诊断结果都看了一遍,觉得厉宵行的心灵其实挺脆弱的。

  不、不。

  应该说,人类的心灵都很脆弱。

  而厉宵行所经历的,这个叫作自找罪受。

  “厉宵行需要的是自己走出来,”纪繁音边翻着病历边说,“你不觉得我帮他只是饮鸩止渴吗?”

  她或许有办法让厉宵行走出来,但那也太麻烦了。

  “那也先解了渴。”厉明月淡然地答道,“我觉得以毒攻毒还挺对症下药。”

  “纪欣欣呢?她也知道你来找我吗?”纪繁音有趣地问。

  “等你去,她就会知道了。”

  纪繁音扬眉哦了一声。

  ――看来纪欣欣还没被厉家人接纳成为家中正式的一员,所以这种家庭共同决定都没有通知她的份。

  那纪繁音就觉得自己可以去一趟了。

  扔个饵,看看纪欣欣会不会自己咬钩、狗急跳墙。

  “我可以去一次,但也只有一次。”纪繁音说道,“但时间由我来定。”

  厉明月的动作一顿:“真的?”

  “真的,”纪繁音将病历放下,笑吟吟地说,“所以现在我们可以来谈谈报酬的问题了。”

  不得不说厉家是真的有钱。

  虽然权力已经在逐渐过渡到厉明月的手中,但对于厉宵行的救治还是倾尽全力。

  他们甚至给出了合伙人的位置。

  但厉家的树太大,一旦坐上那个位置就等于成了半个公众人物,纪繁音果断拒绝了。

  最后和厉明月交谈决定的是几套房产,都是顶级网红买上一套就能晒个半年的那种豪宅,厉家手里拿出来就跟搞批发似的,全国各地哪儿都有。

  而且还是和以前纪繁音做生意一样,先给全款,再办事。

  一切谈妥之后,厉明月长出一口气,面无表情地表示了自己的诧异:“我很惊讶,我以为你

  是钱够用就行的那种人。”

  纪繁音挑眉:“确实够用就行,但现在不够用。”

  厉明月深深看了她一眼:“文件我就交给律师来处理了,等你决定了时间,就通知我一声。”

  “好。”纪繁音心情愉快地朝她挥了挥手,“我要去的消息,你也可以提前告诉他们。”

  “他们?”厉明月起身,抚了抚自己坐皱的裙子,“我哥和我爸妈?”

  “还有纪欣欣,”纪繁音弯起眉眼,“替我向她问一声好。”

  厉明月沉默了下,她看着纪繁音:“这其实也算是报酬了。”

  纪繁音朝她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她总也会知道的。”

  厉明月摇摇头,像是投降似的抬了一下手就从纪繁音的办公室里出去了。

  她的律师动作很快,四套房产很快就运作到了纪繁音名下,合同文件都是沈戚经手,他什么也没多问,干净利落地处理好了一切。

  这几套豪宅在产权变更的程序完成过后,立刻就智能地被换算成【回家的诱惑】里的数值。

  纪繁音靠在办公椅里刷了一下进度已经只剩不到十亿的APP,第一次察觉到自己离回家这两个字已经是那么近了。

举报
目录
设置
书架
书页

设置

  • 阅读主题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 18

目录

正文
第 1 章(因为你喜欢我,不是吗?...) 第 2 章(你又不是你妹妹。...)
第 3 章(你配谈什么爱?...) 第 4 章(最后一次。...)
第 5 章(他只想骗骗他自己。...) 第 6 章(男人,啧啧。...)
第 7 章(扩展一下客户群。...) 第 8 章(不好意思,你是?...)
第 9 章(那个男人叫什么?...) 第 10 章(你想让我喜欢你?...)
第 11 章(还有谁买你?...) 第 12 章(“我要下班了。”...)
第 13 章(不退款的哦。...) 第 14 章(金韭菜二号认证。...)
第 15 章(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一更(饮鸩止渴使人破产。...)
二更(想道歉,迟了。...) 三更(蚊子虽小也是肉。...)
四更(我是个织梦家。...) 一更(爱情也可以买得到。...)
二更(你喜欢的人不是宋时遇?...) 一更(些许窃喜。...)
二更(你还会回来吧?...) 一更(她和你在一起?...)
二更(“十倍也加?”...) 一更(令人不齿。...)
二更(免费?怎么可能。...) 一更(我们不太熟。...)
二更(现在没有喜欢的人。...) 一更(一百亿就够了。...)
二更(男人真是指望不上。...) 一更(你很在意?...)
二更(说到底你还是嫉妒。...) 一更(“……骗子。”...)
二更(我想要姐姐做我的女朋友。...) 一更(千万不要认错了。...)
二更(羞耻得整个人都要冒烟...) 一更(她会讨厌我。...)
二更(他为什么也喊你姐姐?...) 一更(我不同意。...)
二更(男人都比较好骗。...) 一更(那就一直喜欢我。...)
二更(姐姐不是喜欢你吗?...) 第 44 章(一百万请打到我账上。...)
二更(没有人能和你一样。...) 一更(别靠过来。...)
二更(另一个纪繁音来了。...) 一更(不是约会。...)
二更(你配吗?) 一更(再难过也别忘了打钱。...)
二更(反复横跳。...) 一更(只属于我一个人。...)
二更(跟我在一起的时间算什么?...) 一更(你是想牵手吗?...)
二更(竞价模式。...) 一更(她不是故意的。...)
二更(你姐姐在利用你赚钱呢。...) 一更(那不就是他自己瞎。...)
二更(绝不可能白给。...) 一更(你要分手?!...)
二更(狐狸精业务。...) 一更(他跟我,你选谁?...)
二更(你以前怎么对我的?...) 一更(一个多亿又回来了。...)
二更(求婚不算承诺吗?...) 一更(无视他。)
二更(停止和你的雇佣关系。...) 一更(“再见。”...)
二更(欣欣,你怎么也在这里?...) 一更(世界真小。...)
二更(不是你想的那样。...) 一更(暴露。)
二更(我觉得你们俩很配。...) 一更(抽那时的自己一耳光。...)
二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一更(关我屁事?...)
二更(发你消息为什么不回我?...) 一更(我也很爱你。...)
二更(你看好了大傻逼!...) 一更(纪繁音,跟我走吧。...)
二更(你一直都在耍我?...) 一更(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
二更(打钱特别专业。...) 一更(怎么也有几个亿吧。...)
二更(道什么歉?...) 一更(装乖。)
二更(你要我去当纪繁音的替身?...) 一更(您的演技还不到位。...)
二更(你关心我什么?...) 一更(可以结束了是吗?...)
二更(我和你的一切都结束了。...) 一更(你跟她怎么比?...)
二更(“我演不了她。”...) 一更(哪个纪繁音?...)
二更(最后的晚餐。...) 一更(别答应我啊。...)
二更(先给全款,再办事。...)
打赏
月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