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次振翅(姐姐iswatching...)

狙击蝴蝶 七宝酥 4355字 2020-12-22 11:44

  李雾的嘴唇, 连同话语,都直接被堵住了。

  他的身体急剧发烫,第一次知悉女人的嘴唇会这么香软, 这么潮润,她口腔里全是微甜的酒气。

  他的神思快被她吮没了,被她柔滑的舌尖搅得一干二净。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喘息着, 手悬于身侧,每根指节都在用力,无处安放。

  察觉到他的生疏, 怯于回应, 岑矜环着他脖颈的手松开了,转而搭住他热乎乎的双颊, 淡笑着问:“怎么了,刚刚不是很会强吻吗?”

  李雾答不出话,喉咙干涸,眼底压抑着猩红的羞臊与急躁。

  “我教你,”她踮起脚,重新含住他下唇,虚咬着,轻轻说:“抱住我。”

  李雾瞬时被蛊惑,环住了她的腰肢。

  少年的身体紧绷, 灼硬, 难以放松, 岑矜情不自禁地贴紧。一边素手从他颌角往上摸, 被他耳廓烫到后,她心一动, 抓住了,用力捻揉了一下。

  李雾的呼吸顿时加重,也更用力地箍紧了她。

  他们躯体相贴,严丝合缝,投射在地面的叠影,几乎融为一体。

  李雾开始回吻,吮啄,他不敢使劲,有些稚拙,但足够赤忱。

  少年粗沉的鼻息是最好的催化剂。岑矜脸往后退了几厘,李雾贪恋地追过来,她却不让他再碰,只鼻尖相抵,气息交缠,女人的睫毛如蝶羽般扑簌在少年脸上,密密的痒,她声音柔婉,循循善诱:

  “来找我舌头,好吗。”

  李雾喉结重滚一下,急切地凑上去,而她又故意后避,李雾怕她再跑,腿上前,将她顶上门板。

  无路可退,少年的唇舌再次覆过来,他被激发出侵略性,逐渐蛮横,本能地吸咬她,啃啮她,死死缠住,不再放过。

  岑矜面色越发酡红,溢出一些破碎而黏稠的鼻音,她的手移回他颈后,指甲渐渐使力,陷入他肉里。

  她被挤压着,肩胛骨间或擦撞门板,制造出细微的响动。

  慢慢的,膝盖发软,心颤不已,不得不吊紧少年。

  或许是她太久没接吻了,竟爱极了这种毫无技巧可言的索求与纠缠。

  让她感觉被需要,被凶猛而狂烈地依恋着。

  他们濒于失控,像两个高烧病人,在用亲吻彼此较量。

  “李雾……”岑矜含糊地唤他一声。

  少年停了下来,在很近的地方看她,眼睛湿沉,呼吸烫得吓人。

  岑矜被瞧得心紧,抿了抿潋滟的唇:“先不亲了,我们还在外面。”

  李雾眸子清澈了几分,有了点后知后觉的赧意,他后退两步,声音低哑:“嗯。”

  感受到了此间激烈的变化,岑矜必须及时叫停,隔开与他的距离。

  走廊里微凉的气流终于能挤入二人之间,冲淡湿热的狎昵。

  岑矜看向他重归澄明的,又有点害羞的眼睛,还有他年轻赤红的面孔,忽尔涌出强烈的罪恶感。

  她偏了下眼,脑袋混乱地问:“你今天不回学校吗?”

  李雾一怔,取出手机扫了眼:“……都两点多了。”

  复而望着她,眼里漫出些微受挫的情绪:“你又要让我走了吗?”

  “啊?”岑矜怔忪,又正色:“不是,我怕你学校查寝。”

  李雾唇微抿:“现在是暑假。”

  “哦……”岑矜有些不知所措,快忘了今夕何夕,是哪一天,是几点钟。

  刚刚的一切太突然了,她的思维完全跟不上行为发展,全然忘形,此时心绪丛生,五味陈杂。

  岑矜抠了下额角,不好意思再看他眼睛,回身开门:“你今天住家里吧。”

  李雾眼皮微耷,几不可查地勾了下唇,而后捡起地上完全被她遗忘的购物袋,跟着走进去。

  岑进挂好包,就去厨房倒水,她这会口干舌燥到极点。

  端了两杯凉白开回来,见李雾还站那,她忙示意:“坐啊。”

  李雾应了一声,坐回通常属于自己的那张藤编椅。

  岑矜把水递给他,也绕去一旁沙发。

  岑矜连抿两口水,才将心头的激躁滤淡了些,她重新望向李雾,发现少年正握着杯子,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她耳朵尖不由自主地烫了,决定将话讲清楚:“刚刚……”

  李雾发出一个低低的鼻音:“嗯。”

  啊――岑矜冥思苦想,不知道要用什么开场白才合适,她措辞功能失灵,干脆破罐破摔:“我们谈恋爱吧。”

  李雾的眼睛像陡燃的明火,灼灼地亮了起来。

  “亲都亲了。”岑矜急速地说道,又开始喝水。

  少年面孔黯然一度,把杯子搁回茶几:“只是因为亲了么。”

  岑矜心叹一息,神色温文:“不是,是因为我想试试。谈谈看吧,李雾,从离婚到现在,除了你没有其他任何异性能给我很确切很强烈的感觉了,去年夏天的时候其实还没这么明显,但这一年间慢慢地加深了,今天看你走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很难过,也很懊悔,又有种抽空与虚脱,我不该对你说那些的,是我没有尊崇自己的内心。”

  她微微仰脸,不想让眼里那些潮湿的脆弱过于直观,被这个比她小这么多的男孩察觉,那样会很丢脸:“可能因为我经历过一次不圆满的婚姻吧,所以在感情方面也比较怯懦,对自己、对对方都容易失去信心,总下意识地想用一种推开的方式去考验跟证明我需要的那种感情,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就有点无法控制住自己。”

  “幸好你回来了,”岑矜呵气,似心有余悸:“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这一年来我们之间好像埋了个定时/炸/弹,必须要一个人主动去踩,不然会一直如履薄冰。既然你已经主动了,我也不想违背自己。”

  她重新正视他,唇角撑出一个顽强亦格外美丽的弯弧:“所以,你想再跟我相处看看吗,以男女朋友的关系和身份。”

  李雾怔然,定定看她好几秒,一字不语。而后起身径直走了过来,俯身像是要再次吻她。

  岑矜推了下他前襟,立马被捉住双手,他不再动了,就紧攥着,逆光的眼是那样深情、剔亮,打动人心。

  岑矜被他这样盯着,钳制着,神思沸烫起来,但她又不想让他轻而易举得逞,就说:“亲不够啊你,我一点都不想亲了。”

  “那可以抱吗?”李雾问,一脸的期待与真诚。

  这个愣头青,岑矜窃笑一下,扬脸质问:“你这样抓着不放我怎么有手抱你呢?”

  李雾立马松开。

  他们一站一坐,角度并不适合拥抱,所以一下子僵持住了,无从下手。

  岑矜决定先发制人,她双臂微张,刚要起身扑送过去,李雾胳膊已穿过她腋下,将她腾空托抱起来。

  “哇哦~”她终于能理直气壮地惊叫出来,并圈住这个少年的脖子,夹住他的腰,做一切热恋中的女生该做的动作。

  李雾毫不费劲地掂高她,小声咕哝:“一年没抱你了。”

  这一年间,他是如此想念她,在大脑里模拟了千万遍。

  岑矜鼻头酸胀,抬眸看他。他们的脸近在咫尺,静静凝视着对方,好似在重新验证身份,刷掉过去的那些固有认知。

  岑矜不由自主审视起自己的小男朋友:他饱满的额,锋利的眉,浓黑的眼,扑闪的睫,直峭的鼻梁,干净的皮肤,还有形态清晰的唇。

  他好好看啊。

  一直都这么好看的吗?

  这个好看的小男孩喜欢了她快三年?她中了什么头奖运气这么好的吗?

  岑矜满心满眼地开出了花儿,喜悦到忍不住去他唇上狠啄一下,好像要给他隆重盖上专属自己的章戳,从此据为己有,外人不得垂涎。

  李雾本就被她端详得耳根红透,此刻更是羞喜交加,唇畔浮出明显的涡:“你不是不想亲了?”

  “临时反悔了不行吗,”岑矜目不转睛,不知是由衷赞叹,还是戏谑逗弄:“这个角度看你好好看,我怎么现在才发现呢。这么帅,又这么可爱,多亲几下弥补之前的自己有问题吗?”

  李雾被夸得身心躁动,如她所愿,骤然去吻她嘴唇,偷袭完又别开头,任由眼角出卖自己的笑意,瞳孔亮晶晶,睫毛密又长。

  岑矜被他这些小动作,小神态萌化,心软透了,成了一朵香甜绵糊的熔岩面包。

  她的手改搭他肩膀,放大间隙,跟着歪头,去找他偷乐的正脸。

  李雾不自在起来,从耳朵红到脖子,又转脸去另一边。

  岑矜斜身追过去,非要抓他个正着。

  李雾逃无可逃,终于正视回来,求饶:“别看了,姐姐。”

  岑矜“哦”一声,小腿挣弹两下:“那你放我下来啊。”

  他手臂收紧,好像个护糖的小孩儿:“不放。”

  “不累吗?”

  “不累。”

  “要抱一夜啊你?”

  “嗯。”

  “嗯你个大头,”她凑近他颈窝,嗅了下,嫌弃道:“今天在外面站了多久?都发臭了,放手。”

  ……

  当夜,几乎一整天没进食的李雾洗过澡,仍枉顾自己,只想着赶紧煮份长寿面为岑矜庆生。

  第一口刚进嘴,岑矜就很给面子地感叹:“天啊,就是这个味道,好久没吃到了。”

  而李雾心不在焉地坐她对面,期间不时抬头看她,好像怎么也看不够。

  餐桌悬挂下来的灯罩弥漫出黄晕,一切如梦似幻,近似不真实。

  李雾怕自己是在做梦,双手偷偷退桌肚里,在虎口狠掐一把。

  疼。

  太好了,是真的。

  怕岑矜觉得他遇事不够沉稳,老是像个幼稚小屁孩儿一样傻不愣登地笑。

  他咳一声,死绷住唇,掩饰着过分张扬的笑意。

  岑矜早注意到了,挑完最后一根面条,她毫不留情揭短:“想看就看,想笑就笑,憋得我都替你难受。”

  “哦。”李雾垂了下眼,还是不好意思明目张胆,忍得笑肌酸胀。

  “恚”岑矜鼻子出气,懒懒讥哂:“问你哦,上大学后有女生跟你搭讪要联系方式吗?”

  少年忽的正襟危坐,大脑急速运转,搜寻锁定正确答案,刚要启唇――

  女人又搁下筷子,敲出一声气势堪比公堂威武的轻响,微咬起牙:“说实话。”李雾将筹备好的否定回答全部打包清空,正声如实禀上:“每周两三个的样子。”

  “……真的假的?!”岑矜不可思议:“这么多吗?”

  “嗯。”

  岑矜冷哼一声:“你就整天不守男德四处抛头露面是吧。”

  “没有,”李雾皱起了眉,认真解释:“基本只在图书馆跟宿舍两个地方,其次就是实验室。”

  岑矜冰飕飕斜去一眼,皮笑肉不笑:“那你给那些女的了吗?”

  李雾没说话,直接把手边的手机推给她。

  岑矜得逞掀唇,接过去,划拉起来,发现还是不用解锁后,她难以置信地笑了下:“你也不怕手机弄丢。”

  她拇指轻点几下屏幕,目及微信置顶,和下面一溜烟索然无味的正经群聊与男生姓名对话框后,她笑意渐重。

  但她也没有就此返还手机,而是眉梢微扬,往置顶那位,也就是她自己的备注里添了一段内容,才将手机滑回去。

  李雾抬起来一看,忍俊不禁,嘴角怎么也拢不上了。

  【姐姐 is watching u】

  她怎么能这么可爱啊。李雾注视着这个新备注许久,许久,心头好似裹了层糖浆,他怎么都不敢相信,抬眼再三确认:“今天开始我算你男朋友了吧。”

  “不止是男朋友。”被问了N遍问到烦的岑矜无语搭腮。

  “还是什么?”

  “还是个傻×。”

  “……”

一二二你二好三三一二三五一你二好三三一二三一九八你二好三三一二三一零五

举报
目录
设置
书架
书页

设置

  • 阅读主题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 18
打赏
月票
评论